建立全球水资源自然基础设施实践平台

东平湖水变清了

Shen Q

东平湖水变清了

鸥鹭戏逐,鱼翔浅底,荷叶田田,芦苇蓬勃。曾经的梁山八百里水泊、如今的南水北调东线最后一级调节湖泊——东平湖,呈现出一幅秀逸醉人的和谐画卷。

    “这样的景色在10余年前实在不敢想象。与东平湖打了20多年交道的尚福爱说。他如今是东平湖人工湿地管理办公室主任,他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在此采集水样时,曾多次被当地的居民奚落:“采水样有啥用,反正水也干净不了。”

    东平湖唯一的水源是发源于泰莱山脉的大汶河。这条自东向西“逆流”的河流是山东省泰安市的母亲河,也基本上是“境内河”。“除了源头一小段属于莱芜市之外,几乎所有的干支流都在泰安境内。”泰安市环保局副局长王正增说,“而且绝大多数呈季节性。”

    而这条河流一直承担着沿途所有城镇的污水转运任务,特别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快速发展的造纸、酿造、化工等粗放经营的乡镇企业,以及随意排放的生活污水,几乎将大汶河变成了排污沟,最终都汇入东平湖。

    “南水北调工程的实施让这些在数年内变成了历史。”王正增说,“通过结构调整、清洁生产、源头控制、末端治理等一系列综合手段,泰安市全境对造纸、酿造、化工等传统产业基本关停,保留的企业全部建设污染处理设施,全市各个县乃至部分乡镇,都建设了生活污水处理厂。”大汶河逐渐恢复了生机。

    东平县的旧县乡被联合国薯类研究中心誉为“中国粉条之乡”,利用地瓜加工粉条已经成为当地的支柱产业。在为老百姓增加经济收入的同时,加工废水对东平湖水质造成了一定影响。

    为确保南水北调东平湖水质,东平县委县政府“壮士断腕”,决定依法对辖区内的地瓜淀粉加工业进行全面清理整顿。

    最初的工作很难开展,大多数加工户都比较抵触。通过大规模的宣传、发动和切实有效的措施,最终将辖区内607家小淀粉加工户全部关停取缔。

    东平县工业园区处理后的工业废水和城区生活污水,通过东平县污水处理厂进一步处理,达到比国家标准更为严格的山东省地方标准,再进入稻屯洼人工湿地水质净化工程进一步深度净化。

    这片240亩的人工湿地原来是自然洼地,现在则是一个秀丽的、庞大的深度净化器。

    “通过两级潜流、两级表流、4级净化之后,化学需氧量能够从入水口的不到50mg/L,降到出水口的20mg/L以下。”尚福爱说。

    小桥流水,游鱼可数;曲径回廊,百草丰茂。一座拱桥上几位摄影师正在为一对新人拍摄婚纱照。现在,稻屯洼人工湿地已经成为东平县度假休闲摄影取景的首选之一。

    这一工程由国家投资地方配套建设,“每年的维护和运行费用100多万元,目前由县财政承担。”东平县环保局局长孙玉河说。

    这对于经济欠发达的东平县来说,是一个不小的负担。“迫切需要建立生态补偿机制,为项目的稳定运行提供资金保障。”孙玉河说。

    除了稻屯洼湿地之外,在大汶河入湖口和出湖口还建设、修复了3万亩的人工湿地,为东平湖水质构筑了最后的生态屏障。(来源:中国环境报)